胡玮炜卸任第17家摩拜系公司,美团单车崛起,摩拜渐成往事
2020-10-26 22:09:22
  • 0
  • 0
  • 1

雷达财经出品 文丨张凯旌 编|深海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再度传出卸任消息。

天眼查显示,10月22日,广州摩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摩拜")发生多起工商变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经理均由胡玮炜变为了李洋。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这是胡玮炜退出的第十七家摩拜系公司。

截至目前,胡玮炜在摩拜系的任职情况包括:在贵安新区摩拜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摩骑科技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并在上海摩骑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极车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股东,并在数家公司担任高管。

2015年,33岁的胡玮炜在易车网创始人、现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的帮助下,创立了日后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摩拜"),并在未来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席卷了12轮,累计超20亿美元的融资。

2018年,持续亏损、负债高企的摩拜被美团收购。而以胡玮炜当初9%的持股比例计算,预计卖出摩拜后个人将套现15亿元人民币。

雷达财经注意到,摩拜被收购后,街头摩拜单车数量逐渐减少,"美团单车"充斥大街小巷。而共享单车的格局已从摩拜、ofo的双强争霸发展至青桔、哈啰、美团的三足鼎立。

胡玮炜卸任广州摩拜,至今已退出17家摩拜关联公司

据天眼查,此次胡玮炜退出的广州摩拜成立于2016年12月,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由北京摩拜全资持股,如今公司的实控人为美团董事长王兴。

事实上,这已经是胡玮炜卸任的第17家与摩拜相关的公司。

2018年美团收购摩拜后,胡玮炜与李斌、王晓峰一齐于当年11月退出了北京摩拜的自然人股东身份,胡玮炜还在2019年的7月5日让出了执董、经理和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由王慧文接任。

此外,天眼查显示胡玮炜历史上曾担任19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其中除胡玮炜创立摩拜前所在的北京极车科技和北京一尘互动科技两家公司外,其余17家均与摩拜相关,但如今这17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皆为李洋。与北京摩拜相似的是,其中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经过了王慧文的过渡。

2019年6月至7月,胡玮炜先后从武汉摩拜共享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摩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四川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深圳摩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摩拜出行服务有限公司、摩拜(上海)智能技术有限公司、摩拜(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公司退任。

2019年年底至2020年年初,胡玮炜以相同的方式从摩资(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摩拜出行服务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中抽身。目前胡玮炜所在的摩拜关联公司仅剩贵安新区摩拜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摩骑科技有限公司和摩拜出行服务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王慧文是美团联合创始人,李洋则为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目前在多达34家公司中担任高管职务。

胡玮炜卖掉摩拜后或套现15亿

作为摩拜创始人,胡玮炜一直对出行领域颇感兴趣。

1982年,胡玮炜出生于浙江东阳。后在一次采访中,她提到自己从小就跟着父母在全国跑,做流动的木雕生意,这也培养了她对品质、工艺的追求。

2004年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胡玮炜进入刚创刊的《每日经济新闻》经济部做汽车记者,自此开始了行走汽车江湖十年的经历。2013年,她参加了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消费类电子展,由此激发了自己对出行行业未来的憧憬。

回国后,胡玮炜试图劝说老板做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栏目,但最终没有成型,于是她便自己辞职创立了极客汽车,并立志做一家国内最好、最有趣的汽车科技新媒体。

有关摩拜初创时的想法,胡玮炜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在汽车行业做媒体多年,会带一些团队去见投资人,一方面自己可以学习,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采访认识更多行业内的人。

"当时我就是判断未来出行里个人交通工具会成为一个潮流,就带着一个团队去见李斌,说想做电滑板车。后来聊着聊着李斌突然问有没有想过做共享自行车,我觉得这个想法特别打动我。当晚就把品牌的名字定下来了,是李斌想的mobile bike,中文名是摩拜。"

起初胡玮炜本想以支持者的身份加入到项目中,但身边的工业设计师都认为难度很高,不愿意做,于是她就成了项目的创始人。

2015年1月27日,公司注册成功,胡玮炜带着10人左右的初创团队和李斌投资的146万元启动资金,开始对摩拜的研制。家庭的影响让她格外重视对自行车设计和研发方面的雕琢,据胡玮炜自己所述,第一代摩拜车身的每一部分都经过了严格的考量。

"我当时跑了很多国内的自行车组装厂和配件厂,就说我有一个目标,就是要生产一辆四年免维护的自行车,因为一开始的模型是设定一天骑5次,一次2公里,能骑4年。但跑了一圈后发现没人能生产我们理想中的共享自行车。"胡玮炜曾在一席的演讲中提到。

于是,团队开始了自己对摩拜单车的设计,包括驱动方面采用轴传动而非链条传动;后轮有电机发电;全铝车身,回归材料本色;扶手单摆臂;轮胎采用五幅轮毂和热橡胶在里面发泡成型的免充气轮胎。

所有的设计,均是为了让摩拜单车的使用寿命进一步延长。其中,全铝车身可以延缓生锈,轮毂比钢丝更不容易变形,五幅轮毂的寿命更是可以达到8年;而骑起来很重则是因为电机发电,开始需要注入比较大的动能。

2015年11月,第一代摩拜单车问世,随后在上海开始试点。初期,胡玮炜也曾面临单车成本过高,资金紧缺的问题。但频繁注入的融资,曾在短时间内让问题一一化解。

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被美团收购前,摩拜经历了从天使轮到F轮共计12轮、远超20亿美元的密集融资。在此期间,胡玮炜本人也频繁与大众见面,通过不断发表的演讲、现身高校、上央视等活动塑造着摩拜的情怀与价值观。

在2017年底的一次采访中,主持人问到胡玮炜对摩拜未来的畅想,彼时胡玮炜曾提到,摩拜的未来主要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出行的距离可能逐渐增长;另外就是在连接目的地和用户的基础上,对人们的生活可能造成的其他影响。

然而,胡玮炜并没能等到摩拜进一步拓展的那一天。在摩拜被美团收购一年多后,胡玮炜与摩拜前CEO刘禹再度联手,创立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不过,目前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尚未引发巨大反响。

美团收购摩拜900天有余,双强争霸演变为三足鼎立

从胡玮炜选择放手摩拜至今,共享单车行业已发生了剧变。

2018年4月4日,美团在腾讯的推动下,以37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了摩拜单车,37亿其中含10亿负债。

在此之前,摩拜最后一轮的估值为38.25亿美元,而27亿美元的报价则基本与成立以来摩拜拿到的所有融资总和持平。除卖给美团外,摩拜还可以选择接受滴滴与软银联合约10亿美元的注资,继续将共享单车的故事讲下去。

然而,彼时摩拜的日订单已不足1000万单,2017年12月单月营收1.1亿元人民币的情况下,还要花费高达4亿元的营运支出。债务超10亿美元的同时,还拖欠着供应商约10亿人民币的货款。

更重要的是,与摩拜"双强竞逐"的ofo也正经历大败局。

2017年底,与公司创始人戴威出现分歧的滴滴撤走了团队全部人员,并在成立青桔单车的同时不断以高薪从ofo挖人。

2018年初,有自称来自ofo内部的人士表示,1月公司发放薪资后,账目现金仅能再支撑1个月,日订单量较2017年10月下跌约60%,还倒欠供应商25亿元。

坊间对共享单车质疑声愈发强烈之时,戴威选择将400万辆单车以动产抵押的方式换取阿里17.7亿元借款融资,做最后一搏。而胡玮炜则同李斌等联合创始人一起,将摩拜卖给了美团。

2018年底,ofo逐渐式微,公司地址搬迁,经营极度困难,一度出现上千名小黄车用户"围攻"北京总部要求退押金的情况。据悉,退押金人数达到逾1100万,甚至有用户表示,若按一天排位不到1万名的退款速度计算,收到押金要等3年。

而摩拜在被收购后,也成为了美团的"拖油瓶"。财报显示,2018年摩拜为美团增加了约15亿元的利润,但同时带来了45.5亿元的亏损。

两大巨头摇摇欲坠之际,哈啰单车却异军突起,以"免押金"和"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在摩拜ofo争夺大城市时逐渐建立了覆盖全国100多个县市的网络。哈啰单车CEO杨磊曾称,全国免押战略带来非常明显的用户和骑行订单增长效果,最多一天曾新增190万用户。

与此同时,青桔单车也实现了后来居上。2018年1月,滴滴出行和小蓝单车宣布,达成单车业务托管合作,小蓝单车将托管给滴滴。同月,青桔单车在成都上线,并在之后的发展中逐渐将收购的小蓝单车全部置换为青桔。

2019年1月,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不久后,"去摩拜化"的美团"小黄车"上线。至此,哈啰、青桔、美团"三国杀"的共享单车新局面基本形成。

据环球网报道,截止2019年10月,哈罗、美团、青桔三家共享单车市场占有率已达95%。

2019年底,共享单车进入"1.5元时代",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从侧面凸显出共享单车的盈利现状,涨价裹挟着用户的消费习惯由付押金转变为使用月卡、年卡会员,但从押金过渡到会员模式,并不足以解决企业的盈利之困。

对此,美团王兴曾在2019年12月表示,出行业务短期内的优先任务是减少亏损,创造战略价值,而非获得市场份额。而滴滴两轮车事业部总经理张治东则在今年8月13日青桔单车媒体开放日上称,相比于盈利,滴滴给青桔现阶段设定的目标是抢占更多用户和市场份额。

2020年以来,有关共享单车无声的战争还在继续,但与此前的"烧钱大战"已大相径庭。

4月,哈啰出行的市场份额一度占据行业的70%。但同时也传出了滴滴青桔单车获得超10亿美元融资的消息。

5月,随着疫情的逐渐恢复,补贴和优惠的较量重新开始,三大企业共同推出早晚高峰时段免费骑行激励措施,用户可享受每单半小时内免费骑行的优惠。几番战下来,哈啰原有的优势正逐渐被蚕食。

据媒体报道,有哈啰相关人士表示,"二季度结束的时候,哈啰的很多头部城市市场份额都缩减了很大了,最多的超过一半。"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共享出行新的增长点,共享电单车也正在被滴滴、美团、哈啰三大巨头不断加码。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共享单车的运营已不是骑行这么简单,而是要围绕骑行,将更多和骑行相关的生活要素联系起来,构成一个依靠单车,最终服务于用户的生态圈。

而胡玮炜也曾设想建设生态圈,她的未竟事业能否在三大巨头手中完成?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